《西學中,創中國新醫學》

        來源:中國出版網

會議時間:2019年6月22日 

會議地點:新聞出版總署信息中心2樓 

會議內容: 

郝振?。和緜?,朋友們,大家上午好!今天是2019年第6期,總排序第122期中央和國家機關“強素質·作表率”讀書活動主題講壇。我們為大家特別邀請到中國工程院院士,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外科教授湯釗猷先生作為今天的演講嘉賓,大家歡迎他! 

湯教授擔任過上海醫科大學校長、中國工程院醫藥衛生學部主任、中華醫學會副會長、中國抗癌協會肝癌專業委員會主委,曾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2項、三等獎2項,何梁何利科技進步獎,中國工程科技獎,吳階平醫學獎,陳嘉庚生命科學獎,以及美國紐約癌癥研究所“早治早愈”金牌獎等一系列重要的國內外獎項。湯教授在肝癌早診早治方面作出了創造性貢獻,是我國頂級醫學家。 

同志們,“中西醫結合”是我國醫學科學發展的一項長期國家戰略。毛澤東主席早就指出:“中國醫藥學是一個偉大的寶庫,應當努力發掘,加以提高。以后中西醫一定要結合起來?!绷暯娇倳浽谡劦结t學科學的國家戰略時也強調:“堅持中西醫并重,推動中醫藥和西醫藥的相互補充,協調發展?!睙o論從國家戰略層面看,還是從國民健康需求看,抑或從國際市場中醫藥的份額看,中西醫結合都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值得我們關注的問題。但是,“中西醫結合”的現狀和前景如何,有什么大的突破,在醫學的理解和實踐方面有什么明顯的進展,我們很多同志都不十分清楚。而湯教授本人是西醫外科權威,在幾十年的醫學實踐中,他發現了若干西醫難以應對、而中醫能夠解決的疑難病癥,這使得他對于中西醫的結合有足夠權威的話語權。 

下面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湯院士開講! 

《孫子兵法》開篇就講:“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蔽蚁?,醫學關系著人的生老病死、關系著民族的盛衰存亡、關系著“中國夢”的實現,我們也不可等閑視之。 

    一、探索中國新醫學的途徑

    1.探索中國新醫學從實踐中找

到現在為止我從醫65年了,對醫學當中的一個重點——癌癥,我研究了至少50年,也代表中國擔任了8年國際抗癌聯盟理事,還主編過三版《現代腫瘤學》,可以說我對西醫是有所了解的。但我對中醫只能說是略知一二。我并沒有系統地學過中醫,但在上世紀60年代我研究過針灸治療闌尾炎,還把《黃帝內經》粗粗地看了三遍。在肝癌方面我也注意到“中西醫結合”的“攻”與“補”的關系,最近十幾年我又開始對中醫進行研究。 

不過我的夫人李其松教授是中醫專家,她是我的同班同學,我們是1954年從上海醫科大學畢業的。1959年她響應號召參加了“西醫離職學習中醫研究班”,專門學習中醫。1965年她還入選了以我國著名內科專家張孝騫教授為首的三人專家組。半個多世紀以來,我看到她用中西醫結合治好了不少西醫治不好的病。 

在我夫人治療的病人中,最讓我驚訝的是一位法國病人,她在巴黎居住,患神經系統疾病,生活不能自理。在巴黎時她只能靠激素加化療度日。因為她丈夫是中國人,機緣巧合與我相識,也知道我夫人善用中西醫結合進行治療,他就想把夫人接到中國,請我夫人給她治療。我婉拒不成,勉強答應接病人來滬治療。我夫人當時翻閱古籍,根據辨證論治、陰平陽秘等中醫理論治療,每周都換一次藥方。沒想到一年以后奇跡出現了,法國病人生活能自理了。后來病人想生孩子,我夫人說不能生,懷孕會導致病情復發。但病人堅持要生,我夫人繼續給她用中藥調理,后來病人竟然順利地生了一個孩子。 

我的好友、法國巴斯德研究所名譽所長Tiollais教授,每次來中國我都請他吃飯。有一次我請他吃飯時把這個女病人一起帶來,他驚訝得不得了,他說我們法國都治不好的病人,你們怎么治好了? 

我夫人不太懂神經系統,她就是根據中醫的整體辨證論治。我認為,當前人們的疾病發生了改變,不是以過去單一的傳染病、單一的細菌病毒為主,而是形成了復雜的、多階段的、多因素的疾病,比如糖尿病、高血壓、癌癥等,所以對于這些疾病的治療,中醫就有它的用處,因為中醫不治局部而調整體。 

2007年我曾經跟夫人計劃寫一本書,就是《中西醫結合——創有我國特色醫藥事業的重要途徑》,但因為夫人后來罹患重病,一直在治療,所以這本書最終并沒有兩人一起完成。兩年前夫人去世了,我就想該怎么完成她的遺愿。我沒有學過中醫,所以只能通過動物試驗進行研究。當前我們西醫常用的療法,包括開刀、放療、化療等等,雖然能夠消滅腫瘤,但會引起腫瘤的轉移。我又發現,一些跟治療癌癥不搭界的藥物,像阿司匹林、萬特普安等,居然有助于延長動物的生存期。 

所以我們提出來一個理念,就是治療癌癥光消滅是不夠的,還得改造,特別對于少量的殘癌進行改造。所謂改造就不是單純消滅,因為我們發現消滅腫瘤以后,可能會引起缺氧、炎癥和免疫功能低下。改造是不以真正消滅腫瘤為目的的,而是慢慢把它的野性降下來。通過年的動物試驗我們發現,這種治療理念可以有效地延長癌癥病患的存活期。 

    2.探索中國新醫學從《孫子兵法》中找

除了通過自己的實踐來探索新思路外,我想是否還可以從中國傳統文化經典中去找思路。于是我看了《孫子兵法》,歸納起來就是十個字:慎戰、非戰、易勝、全勝、奇勝。 

慎戰,就是開刀、放療、化療都要非常謹慎,因為“百戰百勝非善之善者也”。非戰,就是“不戰而屈人之兵”才是善之善者也。如果非戰不可,就要易勝,就是說要早診早治。另外就是全勝,要以眾擊寡,也就是綜合治療?,F在癌癥光靠一個靶向治療是不解決問題的,靶向治療只針對一個基因或者幾個基因,而與癌癥相關的基因有上百個,所以必須綜合治療。奇勝,就是要出奇制勝,要創新取勝。我覺得這十個字是非常有用的抗癌思路。 

    3.探索中國新醫學從《論持久戰》中找

中華文明的精髓除了古代的以外,還有現代的,像毛澤東主席的《論持久戰》,使我們取得了抗日戰爭的勝利。統一戰線、人民戰爭就是持久戰的核心問題,就是說我們打仗要動員各方面的力量,發動人民戰爭。這其中就包括將小打小鬧重視起來。我們平時要多運動、吃得清淡一些等等,這些細節都對身體有益處。另外就是要有進有退,特別在是敵強我弱的情況下,不能只進不退。毛主席的十六字訣,第一句就是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敵進我退”,但這并不是示弱,后邊的“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都是擇機消滅敵人。另外根據地建設也非常重要,也就是重視強身祛病。我認為這些思想不僅僅只針對癌癥的治療,對付所有疾病都是有戰略意義的。 

    二、“創中國新醫學”的理由

學者南懷瑾曾講,造就漢唐盛世的重要原因就是我們的祖先遵循“內用黃老,外示儒術”。我認為在醫學領域也異曲同工,對內,也就是身體本身,我們強調“強身祛病”;對外,也就是外在疾病,我們就要剛柔并濟,消滅與改造并舉。醫學是人文與科技結合的學科,我們可以通過“洋為中用+中華文明”來創立有中國特色的醫學,以貢獻世界,造福人類。 

過去幾百年的閉關自守導致了我國在自然科學方面落后于世界,所以在未來的一百年甚至更長的時間里,我個人覺得“洋為中用”會成為主流、成為常態。但是中國醫學不能長期作為西方醫學的延伸,我們能否超越西方醫學,以及如何超越西方醫學,就是大家必須思考的問題。 

實際上毛主席在上世紀50年代就說過,中國醫藥學是一個偉大的寶庫,應當努力發掘,加以提高?!麽t要跟中醫學,具備兩套本領,以便中西醫結合,有統一的中國的新醫學、新藥學。他還強調,單有西醫沒有中醫不行,有中醫沒有西醫也不行。 

我國的科學大家錢學森對中西醫結合也有很好的論述,他說,傳統醫學是個珍寶,因為它是幾千年實踐經驗的總結,分量很重。……中醫的特點在于從整體、從系統來看問題,將來的醫學一定是集中醫、西醫、各民族醫學于一爐的新醫學?!嗅t這個寶庫,只有用現代科學技術打開后,才能放出前所未有的光明,而這項工作又必須建立在對中醫理論的正確理解上。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文化自信,他指出,文化自信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發展中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他還指出,我們的先人在農、醫、天、算等方面形成了系統化的知識體系。……中醫藥學是中國古代科學的瑰寶,也是打開中華文明寶庫的鑰匙。 

當前科技呈井噴式的發展,我覺得更需要運用中國思維來解決問題?,F在干細胞技術、基因編輯技術日趨完善,臨床上的分子靶向治療已經成為繼開刀、放療、化療后的新一代療法,新的免疫技術突破也引起了大家的關注。不過任何事物都是一分為二的,20世紀三大計劃之一的曼哈頓計劃就是研制原子彈,然而原子彈的研制成功又使得人類面臨世界末日的風險;現在人們生活都離不開塑料,但我前不久看到一則新聞,有一條鯨魚擱淺死亡,人們在它胃中發現了22公斤塑料垃圾。高精尖的技術,我們的確要學習掌握,比如新的免疫療法,包括抗CTLA-4免疫治療、抗PD-1免疫治療、CAR-T等等,還有各種分子靶向治療、基因治療等,但是我們還要處理好“學習”與“質疑”的關系,如果不學習光質疑,就是過去幾百年的閉關自守,導致落后;如果光學習不質疑,就會全盤西化,停滯不前。因此我們對于“洋為中用”,要秉持既學習又質疑的態度,如此才能實現超越。 

    三、“中西醫結合”是創中國新醫學的核心

我從醫65年,感到現代醫學雖然稱不上十全十美,但的確成績卓著。我有幸主編了《十萬個為什么》第六版的醫學卷,我在導言里面就寫了,從諾貝爾獎的獲獎情況就可以看到現代醫學的發展成就——X射線、血清療法、胰島素、心電圖、磺胺、青霉素、鏈霉素等等的發現與發明。 

我是搞癌癥研究的,人類已經研究癌癥上百年了。據美國的統計,1953年癌癥的相對5年生存率是35%,2005年已經提高到68%,我覺得雖進展明顯,卻未獲全勝。國外的有識之士也認為,近40年的抗癌戰并未取得完全成功,靶向治療也非根治,抗癌戰需要多維度的新視野,包括個體化的綜合和動態治療。今年又有文章說,有三分之一的抗癌藥(主要是分子靶向藥物)在其上市幾年后都無法獲得總生存數據,這就說明它們治療癌癥的功效到現在還沒有完全得到確認。所以2016年發表的《精準腫瘤學》一文中指出,目前治療癌癥的辦法可能是不成功的,因為療效無法得到確認和檢驗。 

早診早治是提高療效的重要途徑,據統計,沒有早診早治的肝癌病人只有3%能活過五年,而選擇早診早治的病人有40%能夠活過五年。所以癌癥還是要強調早診早治。早診早治理念的提出使得我國在癌癥研究上獲得了國際話語權。我曾經有幸擔任過兩屆國際癌癥大會肝癌會議主席,也有幸為國際抗癌聯盟主編的《臨床腫瘤學手冊》撰寫關于肝癌的章節?,F在各國都在編寫肝癌診療規范,而當年的診療規范就是由中國編寫的,我們在癌癥早診早治方面比美國還要早七八年。 

唐代醫藥學家孫思邈講,醫有三品,上醫醫國、中醫醫人、下醫醫病。目前我們仍然以下醫醫病為主,中醫醫人慢慢被淡化了。隨著科技的發展,醫學由整體向局部深入,比如內鏡就無孔不入,只要有腔的地方都可以使用內鏡,治病就像是修理機器,遠離了人文。我概括一下,現在就是藥械醫學,用藥物和機械來治病。 

1543年維薩里的《人體結構》一書出版,標志著醫學進入了器官時代;1858年菲爾紹的《細胞病理學》一書出版,標志著醫學進入了細胞時代;1953年沃森和克拉克發現了DNA雙螺旋結構,標志著醫學進入了分子時代??梢哉f西醫在微觀局部方面是遠勝于中醫的。但中醫因為幾千年都沒有離開整體,沒有脫離實踐,所以它在宏觀整體方面又遠勝于西醫。我認為中西醫不是互相取代的關系,而是取長補短的伙伴。就像我們電腦的硬件和軟件,你說哪一個重要呢?光有硬件沒有軟件,或者光有軟件沒有硬件,電腦都不能用,所以兩者是相輔相成的。 

那么西醫技術加上中醫理念能否作為新醫學的一個方向呢?我是個外科醫生,給很多病人開過刀,但是沒想到我的幾家人都生了需要開刀的疾病,而最后都沒有開刀就治好了。1987年我91歲的母親得了急性闌尾炎穿孔合并彌漫性腹膜炎,我的老師來到家里給母親看病,建議馬上開刀,但我當時在國外,家人都不同意簽字做手術,那么醫生也不敢隨便開刀。等我到家的時候母親已經發病五天了,她腹腔里流動液體很多。我母親是堅決不肯住院的,因為當初我父親因小病住院三周,卻感染肺炎去世了。于是我每天給母親打點滴,本來應該打四瓶,但她只同意打一瓶,一瓶點滴的抗菌素只有正常藥量的1/4。另外我們一天兩次用針灸刺激她的足三里穴。這樣通過中西醫結合的方法,我母親的病僅用9天就治愈了,而且一直都沒有復發。事實上不僅是我的母親,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我還用針灸先后治好過我兒子及我夫人的闌尾炎,并且兩人后來都沒有復發。我們用針灸總共治愈了100多個病人,他們的病癥在治療三天后就有明顯緩解。后來我據此撰寫了論文在雜志上發表。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取得療效必有其科學道理?!秾O子兵法》說“不戰而屈人之兵”,我剛剛講的這些病例就體現了這一點,驗證了減少侵入性治療的合理性,而且我覺得這可能是醫學發展的一個大方向。新醫學的核心問題就是局部和整體結合,微觀與宏觀互補。 

    四、“西學中”——創中國新醫學的關鍵

創中國新醫學是雙向而行的,可以中學西,也可以西學中,但重點還是“西學中”,因為西醫仍為世界醫學的主流?!拔鲗W中”的“中”有兩層含義,一是中醫核心理念,二是中華文明精髓。 

我并不是說現在西醫都去學中醫來開方子,我現在都不敢隨便開,確實很難,至少要學兩三年才可以。但中華文明精髓是可以學的,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中華三經”,即《易經》《道德經》和《黃帝內經》?!兑捉洝肥侨航浿?,是我國最早的哲學專著,我曾經讀過,但覺得不太容易懂?!兜赖陆洝肺易x過三次,感覺略懂皮毛?!饵S帝內經》我也讀過三次,感覺有所體會。我想這幾本書值得大家去讀:老子的《道德經》,是以柔克剛;孔子的《論語》,是以和為貴;孫子的《孫子兵法》,是出奇制勝。 

老子有句名言“知止可以不殆”,意思是做事適可而止就不會遇到危險,要避免過猶不及的情況出現?,F在西醫中各種外科的超根治、加強化療都淘汰了,就是因為過度治療?!叭崛鮿賱倧姟币彩抢献拥脑?,這句話的意思是不一定要以硬碰硬,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要以柔克剛。前幾年有一項研究,主要對比結腸癌開刀后采用化療和卡介苗生物治療的療效,研究結果表明手術5年后采用化療的效果更好,而手術10年后采用卡介苗生物治療的效果更好,說明不直接針對腫瘤的卡介苗的療效未必比化療的療效差,這就體現出以柔克剛的道理。 

孔子的“和”理念也可以用于醫學,例如陰平陽秘的整體觀、順應自然的養生觀、非戰取勝的治療觀、扶正祛邪的康復觀、與癌共存的控癌觀,這些都是可以被我們用于醫學的理念。 

孫子說:“百戰百勝,非善之善者也;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爆F在外科也在從巨創向微創甚至是無創轉變,以前做肝癌手術需要開刀,要十幾個小時才能完成,現在用微創手術開一個小洞就可以了。將來一定還會發展到無創手術。 

我曾經在《西學中,創中國新醫學》這本書里寫了三讀《黃帝內經》有感,反映出我作為一名西醫研讀中醫經典的一點兒粗淺體會。 

中醫在診斷前要先別陰陽,在治療前也要先別陰陽,從全身的角度去治療。而西醫只重視局部,不重視全身。并且,從陰陽可以衍生出很多東西:天地、晝夜、遠近、上下、長短、前后、高低、局部和整體、微觀和宏觀、精準和模糊,等等?,F在我們強調精準醫學,但是不能否定模糊醫學的重要性。實際上陰陽就是提示我們要全面地、一分為二地看問題,不僅要看到陰的方面,還要看到陽的方面。而陰平陽秘是中醫核心理論的重中之重。 

《黃帝內經》的另外一個核心理念是“正氣存內,邪不可干”,就是強調外因是通過內因起作用的,所以要彌補內環境失衡的短板。比如我們要重視交感神經,陰虛、陽虛就是由交感神經引起的。 

    五、“創中國新醫學”分兩步走

    (一)第一階段“洋為中用”+“中國思維”

    1.“局部”與“整體”互補

我剛剛講西醫重視局部,比如說患了肝癌,就要把肝里的癌都切掉,這樣是不是就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了呢?答案顯然是否定的?,F在西方的研究也逐步認識到,癌是全身性疾病,需要整體性治療。經研究發現,肺癌的生長和轉移不僅是由其本身的基因所決定的,還與肺的微環境息息相關,而微環境是受人的整體調控的。另一項研究認為,腸道微生物影響著治療癌癥的效果,這就說明癌不僅和體內微環境有關,還和體外環境(細菌)有關。所以,治療癌癥不僅要兼顧癌的基因,也要兼顧癌的微環境,還要兼顧體外環境因素。 

西醫已經關注到局部與整體的互補,但我們的中醫在幾千年的實踐中早就注意到了這個問題,而且還總結出許多西醫到現在都沒有發現的規律。例如西醫認為交感神經可以調控微環境,應激、過勞會促進癌的產生。而中醫很早就注意到陰虛會使交感神經興奮。我想,用中醫來改善陰虛狀態,就可能會改善癌的愈后。 

免疫干預也需要一分為二來看待。目前免疫療法已經成為一線治療的所謂法寶,但是也需要關注其毒性與限度,尤其是自身免疫問題。還有一點非常重要,有效的免疫治療需要較好的全身免疫狀態,如果人已經病入膏肓了,吃再好的藥也沒有用,所以還是要注意治療根本。強身祛病,提高人自身的抵抗力,才是重中之重。 

    2.“攻邪”與“扶正”互補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我們就有過一次深刻的教訓。有位病人的腫瘤很大,于是我們就采用大劑量化療,三周后腫瘤就縮小了,可沒想到第六周腫瘤比原來更大了。后來我們想單純用化療不行,就用中藥進行治療,而且不斷增加藥量,一兩不行用五兩,五兩不行用一斤,結果病人很快就出現嘔血、肝臟破裂等癥狀。后來我們認識到,在化療“攻”的時候,中醫就需要“補”,而不是一起“攻”。像我的夫人,曾得過幾次嚴重的肺炎,第一次肺炎以后醫生說再加一個療程的抗菌素,預防復發。然而她出院以后又得了嚴重的丹毒,再次住院,住院以后又用了大量的抗菌素,之后說再加一個療程,預防復發,結果在她出院3個月后,肺炎又復發了。那時我夫人在冬天冷汗淋漓,話也講不出來,床也下不了,我想再這樣弄下去她恐怕都回不了家了,所以在病情控制住以后,我就讓她出院了?;丶液笪屹I了口服補液鹽,每天讓夫人吃一包,堅決不用抗菌素了。我不太會開中藥,但開個生脈飲總還可以,沒想到讓她吃了三副藥,兩個禮拜后她就能夠下床了,1個月后居然能夠到院子里散步了。 

    3.“堵殺”與“疏導”互補

上世紀90年代初,我夫人突發急性壞死性胰腺炎,恰巧那時候我在國外出差,等我回國時,夫人已發病5天,幾位同事直接把我接到醫院的重癥監護室。因為之前我不在醫院無法簽字,我夫人就不能做引流和開刀手術。之前的幾天她一直用自己研制出的用于緩解癌癥疼痛的止痛含片來止痛,再用牛黃醒消丸配合辨證論治的中醫療法,這個方案主要是以疏導為主的。如此一個半月后我夫人就出院了,還立刻奔赴國外講學。后來她還與我一起參加冬泳,3個月后一摸腫塊已經沒有了,也就不用再做手術了。后來瑞金醫院專門研究胰腺疾病的徐家裕教授在看了我夫人的病例以后,說治療急性壞死性胰腺炎的觀念要改變。 

我曾經到四川的都江堰參觀了好幾次,都江堰是全世界唯一一座已經建成2300年仍然在使用的水利工程,它的設計思路基本上是以疏為主。而埃及的阿斯旺大壩,是上世紀60年代建成的,以堵為主,在它建成20年后尼羅河的生態系統已經嚴重失衡,環境被破壞得十分嚴重。所以說,短期看要“堵殺”的,也許長遠看用“疏導”才更為持久。 

那么“疏導”和“堵殺”兩者是不是有互補的可能呢,我覺得還是有的。我去年到浙江看了通濟堰,通濟堰是建成1500年還在使用的水利工程,它的特點就是疏堵結合,所以我覺得在中西醫結合中,運用疏堵結合是最妥當的。 

    4.“多益”與“復衡”互補

《黃帝內經》中有:“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無毒治病,十去其九?!边@其中有一點我不太懂,“無毒治病”為什么不能“十去其十”。大家可以想想吃飯,飯是沒有毒的,如果只吃一碗飯就挺好,但如果吃十碗飯就會撐死,正所謂“無使過之,傷其正也”,意思是過度了就要傷正氣了。而西醫主張“多益”,越多越好,化療越多越好、抗菌素越多越好。所以我說西醫的方法跟中醫的理念結合起來是最佳的。 

    5.“治病”與“治人”互補

中醫強調“病不許治者,病必不治,治之無功矣;精神不進,志意不治,故病不可愈”。所以說病人的精神狀態非常重要。 

“病為本,工為標”,這里的“工”是指醫生?!皹吮静坏?,邪氣不服”,所以中西醫互補,除了重視治療病癥本身,還要重視醫生跟病人的相互配合,去調動病人的主觀能動性。 

2001年有一位病人因肝癌開刀,手術中發現癌細胞已經入侵肝門靜脈了,之后他開始接受化療。一年后他癌癥復發,再次開刀。后來三次復發采用射頻治療,這五年中他復發了四次。2005年這位病人找我看病,我一看他的各項檢查指標,發現其體內還有癌。他開刀用過了,化療用過了,射頻也用過了,于是我建議他打點干擾素,另外他才50多歲,我又讓他堅持游泳。今年已經是2019年了,這位病人體內無瘤生存,我問他這些年是怎么治療的,他說每天堅持游1000米,另外就是打干擾素。所以調動病人的主觀能動性是十分重要的。 

調動病人的主觀能動性可以促進病人體內產生內源性多巴胺。我帶的研究生研究了《適度游泳可抑制癌癥的轉移與多巴胺的關系》這一課題,后來他還寫了論文發表在國外的雜志上。他在試驗里給老鼠種了肝癌細胞,這些患肝癌的老鼠,不游泳的能活60天,適度游泳的能活70天,過度游泳的能活50天。所以我們發現游泳也要適度。為什么呢?原因就在于動物會分泌多巴胺,多巴胺本身可以抗癌,同時也會影響免疫功能。適度游泳的老鼠,其體內分泌的多巴胺較多,所以它活得最久;而過度游泳者多巴胺反而減少,所以活得短。 

    (二)第二階段“中西醫結合”需思考的問題

第一,要預防廢醫存藥。對病癥有顯著療效的藥物固然很重要,但我認為中醫的核心理念更為重要,因為它是中華文明精髓的體現,是指導中藥應用的“軟件”。我們的中醫有四大經典,分別是《黃帝內經》《難經》《傷寒雜病論》和《神農本草經》。如果用軟硬件來比喻的話,前面三本屬于軟件,而藥是硬件。軟件是指導用藥的依據,沒有這個軟件,藥就用不好。 

第二,“中西醫結合”不同于“中西醫并用”,這一點非常重要。把兩者混為一談的教訓太多了。我在前面講的“攻邪”與“扶正”的內容中就有例子。所以,中西醫如何互補、中西醫怎樣結合,這里面大有文章。 

第三,中西醫結合需要科學的思路、適合的平臺、合理的評價標準。 

中西醫是不同文化背景下的醫學,它們之間能不能結合,用什么思路結合,搞理論的同志可以研究一下。 

關于中西醫結合的平臺,之前我們建立了肝癌轉移的老鼠模型,科研成果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但是老鼠模型兩個月左右就會死,而中藥要吃幾個月、半年,甚至一年才有效果,所以將來還要建立一些慢性的試驗模型。 

中西醫結合評價標準也亟待建立。比如我有一個肺癌病人,他經過3個月的放療、化療,肺里的腫瘤是沒有了,但出院3個月后就因為癌細胞轉移去世了。我另外一個肝癌病人,出院的時候肚子里還有腫瘤,我讓他每天吃點兒中藥。3年以后,他紅光滿面地跑到我這兒來復查,我一摸他的肚子發現腫瘤還是以前那么大。那么,一個是消滅了腫瘤但3個月就去世了的病人,一個是保留了腫瘤卻一直存活的病人,兩者的療效如何評價呢?所以需要建立合理的評價標準。 

第四,中西醫結合還需要適當的政策支持。我建議在西醫的教學中增加中醫的內容,比如《黃帝內經》的課程。另外還要落實西醫脫產、離職學習中醫的制度,調整“西學中”學者職稱晉升的政策。還有落實研究機構點面結合的問題,我注意到很多所謂中西醫結合的研究機構中,研究人員很多,但都沒有學過中醫。還要增加中西醫結合研究基金。另外,要重視中西醫兩方“和”文化的熏陶,大家要互相尊敬,取長補短,并注意輿情導向。 

醫學的發展不僅關系著個人的生老病死,更關系著民族的興衰存亡。我們通過“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來梳理出符合中國國情、具有中國思維的中國新醫學,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一項重要歷史使命。 

謝謝大家! 

郝振?。合旅姘凑諔T例,我今天的講座做一個小結。 

第一,湯教授主張根據中西醫結合來創立中國新醫學。他首先強調了創立中國新醫學的必要性、嚴峻性和可能性。湯教授講到,半個世紀以來,西醫在治療癌癥方面取得了明顯的進步,但這樣的進步與人類治療癌癥的需求相比,是多么的懸殊。湯教授還講了醫學史的發展講到西醫在微觀、局部上的優勢和中醫在宏觀、整體上的優勢;講到中醫和西醫的關系,兩者不是相互取代的對手,而是取長補短的伙伴。特別是湯教授講到的幾個病例,讓我們看到了中西醫結合的療效。療效才是硬道理,說明通過中西醫結合來減少侵入性治療是可行的。 

第二,湯教授強調了“中西醫結合”的理論性、科學性和合理性。比如他講到了中西醫結合臨床實踐上的一些構想和總結;講到了老子的“知止可以不殆”、 孔子的“和”理念,以及孫子的“不戰而屈人之兵”等中華傳統文明精髓;講到了毛澤東、習近平、錢學森關于中西醫結合的一些重要觀點。我覺得湯教授是從傳統文化、紅色文化和先進文化的角度,為創立中國新醫學提供了科學的理論支撐。 

湯教授還講到《黃帝內經》等“中華三經”,講到中醫整體觀與西醫局部觀的結合,中醫平衡觀對西醫過度治療的校正,中醫辨證論治對西醫單方診療的補充等等,既具體又深入。 

第三,湯教授強調了創中國新醫學的政策性、策略性和階段性,講到創立中國新醫學的核心是中西醫結合,要雙向而行,既有中學西,也有西學中,但重點是西學中。 

我們了解到,創立符合中國國情、具有中國思維、洋為中用、中西融合的中國新醫學,需要醫學工作者長期的努力,還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可能需要幾十年,甚至幾百年,中西醫結合不是一蹴而就的。 

今天湯院士以九十高齡,層層遞進,向我們講述了他作為我國肝癌研究權威,對于“中西醫結合”的理論研讀深入思考,也講述了他對創立中國新醫學一整套建議和構想,體現出一位共和國醫學科學家對黨和人民無私奉獻的精神。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感謝湯教授精彩的演講! 

打印 糾錯 查看/評論 主編信箱 關閉窗口 (責任編輯:lmy)

相關文檔

中國出版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注明“來源:中國出版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出版網和該作品作者共同擁有,其他媒體轉載或利用均須各自對應準確注明作品來源和作者姓名。本站申明嚴禁轉載的作品,一律不允許轉載。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站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出版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版權歸原媒體及文章作者所有。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

③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行或網友投稿、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文章,請在15日內發信至[email protected] 或致電:中國出版網編輯部 010-52257100 我們會及時刪除。

京ICP備05064761號  |  京公網安備110106060014號  | 

指導單位: 國家新聞出版署  |  主辦單位: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

地 址:北京市豐臺區三路居路 97號    郵編:100073   電話:010-52257099

Copyright?2009-2018 中國出版網, All Rights Reserved

365彩票官方app 股票配资软件平台搭建 山西11选五前三第一位走势图 摩托车游戏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查询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直走势图 股票清仓规则 广东快乐十分推荐号 什么叫理财如何理财 甘肃十一选五计划免费 江西十一选五是真的吗